ag8环亚

ag非凡同享:💰【ag88.shop】💰

英国卫报报道,虽然谷歌(Google)坚持表示支持减缓气候变化的行动,却也同时提供“可观”政治献金给气候变暖否定论者。

谷歌在官网上公布数百个捐赠政治献金的对象,十多个持有气候变暖否定论立场的组织赫然在列,有些甚至曾发起反对气候立法的运动、质疑采取气候行动的必要性,或积极游说取消奥巴马时代的环境保护政策。

当今全球最知名的气候变暖否定论者之一:美国总统特朗普。照片来源:Gerd Altmann/Pixabay

这些组织包括竞争企业研究所(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CEI),这个保守派政策组织协助说服特朗普政府放弃巴黎协定,并批评白宫保留太多环境法规。

谷歌曾表示对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感到失望,但却继续支持CEI。

根据卫报“污染者计划”(the polluters project)调查报道发现,谷歌还被即将举行的国家政策网(State Policy Network,SPN)年会列为赞助商。SPN是一个伞形组织,支持保守派团体,包括曾批评瑞典气候行动人士桑伯格(Greta Thunberg)“气候歇斯底里妄想症”的哈特兰研究所(Heartland Institute)。

2018年波兰卡托维兹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年仅15岁的瑞典环保少女桑伯格发表演讲,呼吁各国采取紧急行动,拯救气候变化(图片来源:LifeGate)

SPN成员最近建了一个“气候承诺”网站,该网站声称“我们的自然环境正在改善”以及“没有气候危机这回事”。

谷歌则辩称,与CEI等组织的“合作”并不表示认同组织的所有立场。谷歌发言人表示,该公司赞助各个政治领域、倡议“有力科技政策”的组织。发言人说:“许多公司都会提供气候政策意见相左的组织政治献金。”根据《纽约时报》报道,亚马逊(Amazon)也赞助了CEI大会。

CEI反对监管网际网络及执行反托拉斯法,当部分共和党人声称搜寻引擎存在反保守主义偏见,CEI为谷歌辩护。

熟悉谷歌内部的人士说,谷歌捐款给此类团体是为了影响保守派议员,更重要的是松绑相关管制。

位于美国加州的谷歌公司总部,以营造绿色、低碳的环境为主。来源:Google

但是环保主义者和其他批评者认为,对一家声称支持全球气候行动的公司来说,这种立场不应被接受。“不应对这个立场视而不见。支持气候否定论这种颠倒是非的看法,就该被剔除在捐献名单外。考虑到他们的种种邪恶作为,就该觉得不能接受。”国会中最积极倡议气候行动的议员之一、罗得岛民主党参议员怀特豪斯(Sheldon Whitehouse)说,“美国所有企业的态度应该是,如果你是贸易组织或游说团体,而你反对气候行动,那我们就没得谈,就这样。”

谷歌在其网站上表示,将确保其政治参与“对我们的使用者、股东和社会大众是公开、透明和清楚的”。但该公司拒绝回答《卫报》政治献金金额的提问。谷歌说明“透明度”的网页上只写提供了“可观”献金给这些团体(包括数百个进步主义组织,如美国进步中心)。

除CEI外,谷歌的政治献金对象还包括美国保守联盟,其主席施拉普(Matt Schlapp)在科赫工业公司(Koch Industries)工作了十年,是该公司激进反环境政策的主导者。此外还有批评气候警讯人士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反对气候立法、质疑气候危机严重性的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指巴黎协定是奥巴马遗毒的遗产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和遗产行动(Heritage Action)。

2019年9月,数以百万计的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美国政府在应对气候变暖方面缺乏行动。(图片来源:New American Journal)

多年来倡议气候危机的知名环境人士麦基本(Bill McKibben,国际气候变化行动组织350.org共同创办人)说,由于企业公开声明的立场和私底下捐款之间有所矛盾,谷歌和其他公司会基于自身需求来“漂绿”,而且这些科技公司并不会自己游说气候行动。

“有时我和这些企业谈,他们会讨论再生能源机房或天然气运送,我说谢谢但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贵公司支持在华盛顿的游说活动。他们从来没有这样做,”麦基本说,“他们想要税收减免或改变某些法规,但从来不会在最重要的问题上直接出力。”

谷歌发言人表示:“我们说得非常清楚,谷歌的赞助并不表示我们认同该组织的所有立场-我们在某些议题上可能存在强烈分歧。”“同时我们在气候方面的立场也很明确。自2007年以来,我们一直是碳中和公司,并且连续第二年全球营运使用100%再生能源。”

谷歌表示,2015年它在巴黎气候会议上呼吁采取“强而有力的行动”,并协助赞助了去年在旧金山举行的全球气候行动峰会。

(编辑:Nicola)

<

英国卫报报道,虽然谷歌(Google)坚持表示支持减缓气候变化的行动,却也同时提供“可观”政治献金给气候变暖否定论者。

谷歌在官网上公布数百个捐赠政治献金的对象,十多个持有气候变暖否定论立场的组织赫然在列,有些甚至曾发起反对气候立法的运动、质疑采取气候行动的必要性,或积极游说取消奥巴马时代的环境保护政策。

当今全球最知名的气候变暖否定论者之一:美国总统特朗普。照片来源:Gerd Altmann/Pixabay

这些组织包括竞争企业研究所(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CEI),这个保守派政策组织协助说服特朗普政府放弃巴黎协定,并批评白宫保留太多环境法规。

谷歌曾表示对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感到失望,但却继续支持CEI。

根据卫报“污染者计划”(the polluters project)调查报道发现,谷歌还被即将举行的国家政策网(State Policy Network,SPN)年会列为赞助商。SPN是一个伞形组织,支持保守派团体,包括曾批评瑞典气候行动人士桑伯格(Greta Thunberg)“气候歇斯底里妄想症”的哈特兰研究所(Heartland Institute)。

2018年波兰卡托维兹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年仅15岁的瑞典环保少女桑伯格发表演讲,呼吁各国采取紧急行动,拯救气候变化(图片来源:LifeGate)

SPN成员最近建了一个“气候承诺”网站,该网站声称“我们的自然环境正在改善”以及“没有气候危机这回事”。

谷歌则辩称,与CEI等组织的“合作”并不表示认同组织的所有立场。谷歌发言人表示,该公司赞助各个政治领域、倡议“有力科技政策”的组织。发言人说:“许多公司都会提供气候政策意见相左的组织政治献金。”根据《纽约时报》报道,亚马逊(Amazon)也赞助了CEI大会。

CEI反对监管网际网络及执行反托拉斯法,当部分共和党人声称搜寻引擎存在反保守主义偏见,CEI为谷歌辩护。

熟悉谷歌内部的人士说,谷歌捐款给此类团体是为了影响保守派议员,更重要的是松绑相关管制。

位于美国加州的谷歌公司总部,以营造绿色、低碳的环境为主。来源:Google

但是环保主义者和其他批评者认为,对一家声称支持全球气候行动的公司来说,这种立场不应被接受。“不应对这个立场视而不见。支持气候否定论这种颠倒是非的看法,就该被剔除在捐献名单外。考虑到他们的种种邪恶作为,就该觉得不能接受。”国会中最积极倡议气候行动的议员之一、罗得岛民主党参议员怀特豪斯(Sheldon Whitehouse)说,“美国所有企业的态度应该是,如果你是贸易组织或游说团体,而你反对气候行动,那我们就没得谈,就这样。”

谷歌在其网站上表示,将确保其政治参与“对我们的使用者、股东和社会大众是公开、透明和清楚的”。但该公司拒绝回答《卫报》政治献金金额的提问。谷歌说明“透明度”的网页上只写提供了“可观”献金给这些团体(包括数百个进步主义组织,如美国进步中心)。

除CEI外,谷歌的政治献金对象还包括美国保守联盟,其主席施拉普(Matt Schlapp)在科赫工业公司(Koch Industries)工作了十年,是该公司激进反环境政策的主导者。此外还有批评气候警讯人士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反对气候立法、质疑气候危机严重性的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指巴黎协定是奥巴马遗毒的遗产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和遗产行动(Heritage Action)。

2019年9月,数以百万计的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美国政府在应对气候变暖方面缺乏行动。(图片来源:New American Journal)

多年来倡议气候危机的知名环境人士麦基本(Bill McKibben,国际气候变化行动组织350.org共同创办人)说,由于企业公开声明的立场和私底下捐款之间有所矛盾,谷歌和其他公司会基于自身需求来“漂绿”,而且这些科技公司并不会自己游说气候行动。

“有时我和这些企业谈,他们会讨论再生能源机房或天然气运送,我说谢谢但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贵公司支持在华盛顿的游说活动。他们从来没有这样做,”麦基本说,“他们想要税收减免或改变某些法规,但从来不会在最重要的问题上直接出力。”

谷歌发言人表示:“我们说得非常清楚,谷歌的赞助并不表示我们认同该组织的所有立场-我们在某些议题上可能存在强烈分歧。”“同时我们在气候方面的立场也很明确。自2007年以来,我们一直是碳中和公司,并且连续第二年全球营运使用100%再生能源。”

谷歌表示,2015年它在巴黎气候会议上呼吁采取“强而有力的行动”,并协助赞助了去年在旧金山举行的全球气候行动峰会。

(编辑:Nicola)

<

英国卫报报道,虽然谷歌(Google)坚持表示支持减缓气候变化的行动,却也同时提供“可观”政治献金给气候变暖否定论者。

谷歌在官网上公布数百个捐赠政治献金的对象,十多个持有气候变暖否定论立场的组织赫然在列,有些甚至曾发起反对气候立法的运动、质疑采取气候行动的必要性,或积极游说取消奥巴马时代的环境保护政策。

当今全球最知名的气候变暖否定论者之一:美国总统特朗普。照片来源:Gerd Altmann/Pixabay

这些组织包括竞争企业研究所(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CEI),这个保守派政策组织协助说服特朗普政府放弃巴黎协定,并批评白宫保留太多环境法规。

谷歌曾表示对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感到失望,但却继续支持CEI。

根据卫报“污染者计划”(the polluters project)调查报道发现,谷歌还被即将举行的国家政策网(State Policy Network,SPN)年会列为赞助商。SPN是一个伞形组织,支持保守派团体,包括曾批评瑞典气候行动人士桑伯格(Greta Thunberg)“气候歇斯底里妄想症”的哈特兰研究所(Heartland Institute)。

2018年波兰卡托维兹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年仅15岁的瑞典环保少女桑伯格发表演讲,呼吁各国采取紧急行动,拯救气候变化(图片来源:LifeGate)

SPN成员最近建了一个“气候承诺”网站,该网站声称“我们的自然环境正在改善”以及“没有气候危机这回事”。

谷歌则辩称,与CEI等组织的“合作”并不表示认同组织的所有立场。谷歌发言人表示,该公司赞助各个政治领域、倡议“有力科技政策”的组织。发言人说:“许多公司都会提供气候政策意见相左的组织政治献金。”根据《纽约时报》报道,亚马逊(Amazon)也赞助了CEI大会。

CEI反对监管网际网络及执行反托拉斯法,当部分共和党人声称搜寻引擎存在反保守主义偏见,CEI为谷歌辩护。

熟悉谷歌内部的人士说,谷歌捐款给此类团体是为了影响保守派议员,更重要的是松绑相关管制。

位于美国加州的谷歌公司总部,以营造绿色、低碳的环境为主。来源:Google

但是环保主义者和其他批评者认为,对一家声称支持全球气候行动的公司来说,这种立场不应被接受。“不应对这个立场视而不见。支持气候否定论这种颠倒是非的看法,就该被剔除在捐献名单外。考虑到他们的种种邪恶作为,就该觉得不能接受。”国会中最积极倡议气候行动的议员之一、罗得岛民主党参议员怀特豪斯(Sheldon Whitehouse)说,“美国所有企业的态度应该是,如果你是贸易组织或游说团体,而你反对气候行动,那我们就没得谈,就这样。”

谷歌在其网站上表示,将确保其政治参与“对我们的使用者、股东和社会大众是公开、透明和清楚的”。但该公司拒绝回答《卫报》政治献金金额的提问。谷歌说明“透明度”的网页上只写提供了“可观”献金给这些团体(包括数百个进步主义组织,如美国进步中心)。

除CEI外,谷歌的政治献金对象还包括美国保守联盟,其主席施拉普(Matt Schlapp)在科赫工业公司(Koch Industries)工作了十年,是该公司激进反环境政策的主导者。此外还有批评气候警讯人士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反对气候立法、质疑气候危机严重性的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指巴黎协定是奥巴马遗毒的遗产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和遗产行动(Heritage Action)。

2019年9月,数以百万计的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美国政府在应对气候变暖方面缺乏行动。(图片来源:New American Journal)

多年来倡议气候危机的知名环境人士麦基本(Bill McKibben,国际气候变化行动组织350.org共同创办人)说,由于企业公开声明的立场和私底下捐款之间有所矛盾,谷歌和其他公司会基于自身需求来“漂绿”,而且这些科技公司并不会自己游说气候行动。

“有时我和这些企业谈,他们会讨论再生能源机房或天然气运送,我说谢谢但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贵公司支持在华盛顿的游说活动。他们从来没有这样做,”麦基本说,“他们想要税收减免或改变某些法规,但从来不会在最重要的问题上直接出力。”

谷歌发言人表示:“我们说得非常清楚,谷歌的赞助并不表示我们认同该组织的所有立场-我们在某些议题上可能存在强烈分歧。”“同时我们在气候方面的立场也很明确。自2007年以来,我们一直是碳中和公司,并且连续第二年全球营运使用100%再生能源。”

谷歌表示,2015年它在巴黎气候会议上呼吁采取“强而有力的行动”,并协助赞助了去年在旧金山举行的全球气候行动峰会。

(编辑:Nicola)

<

英国卫报报道,虽然谷歌(Google)坚持表示支持减缓气候变化的行动,却也同时提供“可观”政治献金给气候变暖否定论者。

谷歌在官网上公布数百个捐赠政治献金的对象,十多个持有气候变暖否定论立场的组织赫然在列,有些甚至曾发起反对气候立法的运动、质疑采取气候行动的必要性,或积极游说取消奥巴马时代的环境保护政策。

当今全球最知名的气候变暖否定论者之一:美国总统特朗普。照片来源:Gerd Altmann/Pixabay

这些组织包括竞争企业研究所(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CEI),这个保守派政策组织协助说服特朗普政府放弃巴黎协定,并批评白宫保留太多环境法规。

谷歌曾表示对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感到失望,但却继续支持CEI。

根据卫报“污染者计划”(the polluters project)调查报道发现,谷歌还被即将举行的国家政策网(State Policy Network,SPN)年会列为赞助商。SPN是一个伞形组织,支持保守派团体,包括曾批评瑞典气候行动人士桑伯格(Greta Thunberg)“气候歇斯底里妄想症”的哈特兰研究所(Heartland Institute)。

2018年波兰卡托维兹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年仅15岁的瑞典环保少女桑伯格发表演讲,呼吁各国采取紧急行动,拯救气候变化(图片来源:LifeGate)

SPN成员最近建了一个“气候承诺”网站,该网站声称“我们的自然环境正在改善”以及“没有气候危机这回事”。

谷歌则辩称,与CEI等组织的“合作”并不表示认同组织的所有立场。谷歌发言人表示,该公司赞助各个政治领域、倡议“有力科技政策”的组织。发言人说:“许多公司都会提供气候政策意见相左的组织政治献金。”根据《纽约时报》报道,亚马逊(Amazon)也赞助了CEI大会。

CEI反对监管网际网络及执行反托拉斯法,当部分共和党人声称搜寻引擎存在反保守主义偏见,CEI为谷歌辩护。

熟悉谷歌内部的人士说,谷歌捐款给此类团体是为了影响保守派议员,更重要的是松绑相关管制。

位于美国加州的谷歌公司总部,以营造绿色、低碳的环境为主。来源:Google

但是环保主义者和其他批评者认为,对一家声称支持全球气候行动的公司来说,这种立场不应被接受。“不应对这个立场视而不见。支持气候否定论这种颠倒是非的看法,就该被剔除在捐献名单外。考虑到他们的种种邪恶作为,就该觉得不能接受。”国会中最积极倡议气候行动的议员之一、罗得岛民主党参议员怀特豪斯(Sheldon Whitehouse)说,“美国所有企业的态度应该是,如果你是贸易组织或游说团体,而你反对气候行动,那我们就没得谈,就这样。”

谷歌在其网站上表示,将确保其政治参与“对我们的使用者、股东和社会大众是公开、透明和清楚的”。但该公司拒绝回答《卫报》政治献金金额的提问。谷歌说明“透明度”的网页上只写提供了“可观”献金给这些团体(包括数百个进步主义组织,如美国进步中心)。

除CEI外,谷歌的政治献金对象还包括美国保守联盟,其主席施拉普(Matt Schlapp)在科赫工业公司(Koch Industries)工作了十年,是该公司激进反环境政策的主导者。此外还有批评气候警讯人士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反对气候立法、质疑气候危机严重性的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指巴黎协定是奥巴马遗毒的遗产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和遗产行动(Heritage Action)。

2019年9月,数以百万计的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美国政府在应对气候变暖方面缺乏行动。(图片来源:New American Journal)

多年来倡议气候危机的知名环境人士麦基本(Bill McKibben,国际气候变化行动组织350.org共同创办人)说,由于企业公开声明的立场和私底下捐款之间有所矛盾,谷歌和其他公司会基于自身需求来“漂绿”,而且这些科技公司并不会自己游说气候行动。

“有时我和这些企业谈,他们会讨论再生能源机房或天然气运送,我说谢谢但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贵公司支持在华盛顿的游说活动。他们从来没有这样做,”麦基本说,“他们想要税收减免或改变某些法规,但从来不会在最重要的问题上直接出力。”

谷歌发言人表示:“我们说得非常清楚,谷歌的赞助并不表示我们认同该组织的所有立场-我们在某些议题上可能存在强烈分歧。”“同时我们在气候方面的立场也很明确。自2007年以来,我们一直是碳中和公司,并且连续第二年全球营运使用100%再生能源。”

谷歌表示,2015年它在巴黎气候会议上呼吁采取“强而有力的行动”,并协助赞助了去年在旧金山举行的全球气候行动峰会。

(编辑:Nicola)

<

英国卫报报道,虽然谷歌(Google)坚持表示支持减缓气候变化的行动,却也同时提供“可观”政治献金给气候变暖否定论者。

谷歌在官网上公布数百个捐赠政治献金的对象,十多个持有气候变暖否定论立场的组织赫然在列,有些甚至曾发起反对气候立法的运动、质疑采取气候行动的必要性,或积极游说取消奥巴马时代的环境保护政策。

当今全球最知名的气候变暖否定论者之一:美国总统特朗普。照片来源:Gerd Altmann/Pixabay

这些组织包括竞争企业研究所(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CEI),这个保守派政策组织协助说服特朗普政府放弃巴黎协定,并批评白宫保留太多环境法规。

谷歌曾表示对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感到失望,但却继续支持CEI。

根据卫报“污染者计划”(the polluters project)调查报道发现,谷歌还被即将举行的国家政策网(State Policy Network,SPN)年会列为赞助商。SPN是一个伞形组织,支持保守派团体,包括曾批评瑞典气候行动人士桑伯格(Greta Thunberg)“气候歇斯底里妄想症”的哈特兰研究所(Heartland Institute)。

2018年波兰卡托维兹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年仅15岁的瑞典环保少女桑伯格发表演讲,呼吁各国采取紧急行动,拯救气候变化(图片来源:LifeGate)

SPN成员最近建了一个“气候承诺”网站,该网站声称“我们的自然环境正在改善”以及“没有气候危机这回事”。

谷歌则辩称,与CEI等组织的“合作”并不表示认同组织的所有立场。谷歌发言人表示,该公司赞助各个政治领域、倡议“有力科技政策”的组织。发言人说:“许多公司都会提供气候政策意见相左的组织政治献金。”根据《纽约时报》报道,亚马逊(Amazon)也赞助了CEI大会。

CEI反对监管网际网络及执行反托拉斯法,当部分共和党人声称搜寻引擎存在反保守主义偏见,CEI为谷歌辩护。

熟悉谷歌内部的人士说,谷歌捐款给此类团体是为了影响保守派议员,更重要的是松绑相关管制。

位于美国加州的谷歌公司总部,以营造绿色、低碳的环境为主。来源:Google

但是环保主义者和其他批评者认为,对一家声称支持全球气候行动的公司来说,这种立场不应被接受。“不应对这个立场视而不见。支持气候否定论这种颠倒是非的看法,就该被剔除在捐献名单外。考虑到他们的种种邪恶作为,就该觉得不能接受。”国会中最积极倡议气候行动的议员之一、罗得岛民主党参议员怀特豪斯(Sheldon Whitehouse)说,“美国所有企业的态度应该是,如果你是贸易组织或游说团体,而你反对气候行动,那我们就没得谈,就这样。”

谷歌在其网站上表示,将确保其政治参与“对我们的使用者、股东和社会大众是公开、透明和清楚的”。但该公司拒绝回答《卫报》政治献金金额的提问。谷歌说明“透明度”的网页上只写提供了“可观”献金给这些团体(包括数百个进步主义组织,如美国进步中心)。

除CEI外,谷歌的政治献金对象还包括美国保守联盟,其主席施拉普(Matt Schlapp)在科赫工业公司(Koch Industries)工作了十年,是该公司激进反环境政策的主导者。此外还有批评气候警讯人士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反对气候立法、质疑气候危机严重性的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指巴黎协定是奥巴马遗毒的遗产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和遗产行动(Heritage Action)。

2019年9月,数以百万计的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美国政府在应对气候变暖方面缺乏行动。(图片来源:New American Journal)

多年来倡议气候危机的知名环境人士麦基本(Bill McKibben,国际气候变化行动组织350.org共同创办人)说,由于企业公开声明的立场和私底下捐款之间有所矛盾,谷歌和其他公司会基于自身需求来“漂绿”,而且这些科技公司并不会自己游说气候行动。

“有时我和这些企业谈,他们会讨论再生能源机房或天然气运送,我说谢谢但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贵公司支持在华盛顿的游说活动。他们从来没有这样做,”麦基本说,“他们想要税收减免或改变某些法规,但从来不会在最重要的问题上直接出力。”

谷歌发言人表示:“我们说得非常清楚,谷歌的赞助并不表示我们认同该组织的所有立场-我们在某些议题上可能存在强烈分歧。”“同时我们在气候方面的立场也很明确。自2007年以来,我们一直是碳中和公司,并且连续第二年全球营运使用100%再生能源。”

谷歌表示,2015年它在巴黎气候会议上呼吁采取“强而有力的行动”,并协助赞助了去年在旧金山举行的全球气候行动峰会。

(编辑:Nicola)

<

既支持拯救气候 又支持气候变化否定论者 谷歌态度为何两面三刀?